巴黎证券交易所

但《卫报》却不留情地评论
更新时间:2019-11-08 13:28 浏览:140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欧洲正在经历一段动荡时期——频繁出现的,英国脱欧都让未来充满焦虑。国家和人们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不确定感”,安藤说,他认为艺术能够治愈,并且“刷新未来的希望”。

  几年前,他曾试图将塞纳河中段一家老汽车厂改建为博物馆,但在一系列规划延误以后,Pinault 转而飞到意大利,在威尼斯重新选址。

  而证券交易所的改建也难逃巴黎建筑要被质疑的命运。尽管巴黎市长 Anne Hidalgo 与 Pinault 的谈判之后达成了协议,以 50 年的租期租给 Pinault 及其家人,并表示这个项目将会是给巴黎城的一个“巨大礼物”,但《卫报》却不留情地评论,这个项目是“巴黎企图对自我破坏的可耻行为作出的又一次修正”。

  最终,他标下了期待已久的前巴黎证券交易所作为那些大师作品的安置点。这栋 19 世纪的建筑是典型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是巴黎最珍贵的历史建筑之一——还有一些人认为它的地位与圣母大教堂同等重要,尽管后者的知名度要远超过它。

  新博物馆位于号称“巴黎之腹”(belly of Paris)的 Les Halles 区,附近就是卢浮宫和蓬皮杜艺术中心。巧的是,他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拥有奢侈品集团 LVMH 的法国首富 Bernard Arnault,也在这里建了一座自己的博物馆。

  他被描述为现代艺术界最强大的人物,白手起家,却拥有 Yves Saint Laurent,Gucci 和 Balenciaga 这些奢侈品集团,佳士得拍卖行也在他名下。不过早在 2001 年时,Pinault 就将商业帝国转手给了自己的儿子 Francois-Henri,自己则专心搞起了艺术收藏。

  评价的依据是巴黎市长在这个月推出的另一个项目:铁艺市场项目。它同样位于 Les Halles 区,在 1970 年代被推翻以后成为一个没有人气的购物中心。而 Hidalgo 宣称希望为那里带来“新的心跳”,于是发布了一个新的设计方案,结果这栋钢玻璃结构的建筑被嘲讽为“要融掉的奶油蛋糕”。

  不过,现在要嘲讽新博物馆也许为时过早了一些,设计方还没有发布改建细节。即便有,改动也并不会大到惊人——Pinault 在接管这栋建筑时,接受的条件之一就是必须要在法国国家遗产组织的严密监督下进行翻修,而且任何改动和增加部分都得是可逆的。

  尽管 Gehry 将它描述为一朵流动的云,但正如巴黎那些后来都成为地标的建筑一样,这栋花掉一亿欧元的玻璃博物馆也经历了颇多争议:有人说它像只茧,也有人批评它夺走了卢浮宫和蓬皮杜中心的风采——在它大片旋转的玻璃立面的映衬下,它们的确显得过于规整古板了。

  Pinault 邀请了日本设计师安藤忠雄为他翻新这里,让它成为一座博物馆的模样。安藤将会在这个圆顶建筑中间,竖起一根巨大的标志性的混凝土圆柱。他说,这将会抚平当前政局的不安气氛和英国脱欧之痛。

  数年来,奢侈品巨头 Francois Pinault 一直在为自己以 12.5 亿欧元收购的 3500 件收藏寻找一个展馆。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在其新品宣传期内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对该交易进行的反垄断调查表明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